新华网专访“一代球王”戴维斯:丁俊晖可能跻身斯诺克“四巨头

  图为主持人姜慧梓(右一)专访世界著名斯诺克运动员史蒂夫·戴维斯(右二)。新华社记者 范迎春摄

  10月23日-30日,2016世界斯诺克国际锦标赛在大庆市举行。奥沙利文、丁俊晖、塞尔比、希金斯、特鲁姆普、梁文博等世界顶级球员悉数亮相。在比赛举办期间,新华网对世界著名斯诺克运动员史蒂夫·戴维斯进行了专访,这位斯诺克领域的传奇人物将自己的成功归因于“幸运”和“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出现”等,认为中国选手丁俊晖可能与世界上伟大的球员亨得利、希金斯、奥沙利文一道,成为斯诺克的“四巨头”。以下为对话实录。

  史蒂夫·戴维斯:每次来中国感觉都很好,尤其是这次来到大庆。这里斯诺克的水平出乎意料地达到了新的水准。国锦赛对球员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吸引力,这里的球迷也非常热情,奖金也很高。斯诺克这项运动在大庆的前景很光明,所以我们期望可以看到它再上一层楼。

  在英国,世锦赛举办地谢菲尔德是斯诺克的家乡。不过有可能我们会在大庆有一个新家,认识新的朋友。

  新华网:斯诺克在中国很受欢迎,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项运动中,您对中国的年轻球员有什么建议?

  史蒂夫·戴维斯:我们可能无法关注到每一名球员,不过有些球员的表现还是难以忽视的。我看过赵心童打球,他当时15岁,还有十三四岁时候的颜丙涛。我那时想,这真是不可思议呀。这些孩子还是上学的年纪,但是打法已经非常成熟了,令人惊叹。

  我们可能还没有看到过年轻人能达到怎样的高度,比如说9岁的小孩儿能达到职业的高度。但是如果这些事情能发生的话,我觉得会首先发生在中国。

  我的建议,嗨,我怎么能给他们建议呢?他们可比十三四岁时候的我打得好多了。我在17岁的时候才单杆过百,奥沙利文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做到了这一点。赵心童14岁的时候没准都能打出147分了,他进步的幅度令人惊讶。

  史蒂夫·戴维斯:有三名球员我认为是最伟大的。出于不同的原因,你可以认为他们分别是伟大的球员。

  他们是(不分先后顺序):亨得利、希金斯、奥沙利文。亨德利,最伟大的胜利者,赢球机器;奥沙利文,与生俱来的球手,天赋令人惊叹;希金斯,我见过最好的比赛型球员。

  丁俊晖等球员紧随其后,这个差距很小。他之前可以一个赛季赢得五次排名赛冠军,这同样令人惊叹。他很接近,因为他是一名优秀的竞争者。也有可能他会加入其中,形成四巨头的态势。

  新华网:您的儿子也在从事斯诺克运动吗?是否希望他子承父业?如何评价他的球技?

  史蒂夫·戴维斯:我大儿子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从事过斯诺克运动,他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名球员,大概有一年的时间吧。他打得凑合,但算不上好。他打得……我不知道,大概世界500名左右,但是打不到前100名。他现在已经不打了,估计他意识到那是个错误。

  史蒂夫·戴维斯:斯诺克第一次在电视上放映是在英国,放映了两周的世锦赛比赛,每一场比赛都播出了,很令人兴奋,因为它是一项新的运动。但是在今天的世界它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一度,斯诺克只是在英国,现在全世界的人们对这项运动都表现出了兴趣,而中国在培训教学、电视转播等方面都领先于其他国家,所以可能下个阶段会在中国发展得更好。

  这项运动现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全世界有很多人在关注。我们并不知道斯诺克是一项多大的运动,但是收视数字表明它是比多数运动更好的,有更多的人收看。出于某些原因,人们对于这项运动的兴趣是很大的。

  我们不知道斯诺克能成为多大的一项运动,但是没准它会和高尔夫、网球一样大。在电视上至少已经差不多了,收视率很高,但是奖金比起足球、高尔夫和网球还有差距。我们无从知晓下一个境界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它很快就会到来的。

  新华网:现在斯诺克运动的发展环境更好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成为顶尖球手、成为大师是比以前更难还是更容易了?

  史蒂夫·戴维斯:现在想成为斯诺克的顶尖运动员更难了,因为差距非常非常小。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从未达到的高度,我们离人类所能达到极限的那个天花板又近了一步,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很小,山顶非常拥挤。想要像丁俊晖一样在单赛季就拿下五个排名赛冠军,很令人惊叹。

  现在的情况是,每个人都在努力比对手更强一点点。所以技术要更加精进,而当技术更进一步的时候,还有心理上的问题。所以没准在将来,斯诺克、高尔夫和网球运动中,运动员要有一个技术教练,还要有一个心理教练。

  新华网:今年的英格兰公开赛上中国球员梁文博获得了冠军,当您亲手把以您名字命名的冠军奖杯颁给首次夺得个人排位赛冠军的梁文博时,您内心的感受如何?

  史蒂夫·戴维斯:感觉他们让我作为最成功的英国运动员和世界冠军把这个英格兰公开赛的奖杯颁发给梁文博很棒,很温馨。对我来说那是个很骄傲的时刻。那场决赛发生在英国人和中国人之间。来自中国的梁文博打得特别棒。观众喜欢看他打球,他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他非常了不起,赢得了冠军。能给他颁奖并祝他好运是个很棒的经历,对我来说是这样的。现在他们说我已经是这项运动“爷爷”级的人物了,我觉得这个位置也很好。

  新华网:您是世界斯诺克领域的传奇人物,2005年以后状态出现了下滑,却始终坚持着比赛,最终是什么原因使您在今年4月选择退役?

  史蒂夫·戴维斯:我是在今年的世锦赛正式退役的,其实我还能继续打,但是看起来是该我退出比赛的时候了。我还是可以打着玩,或者打打表演赛。但我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还需要继续打比赛了。新生代的球员很棒,哪怕只是赢下一场比赛也变得越来越难。所以,是时候停下啦。

  史蒂夫·戴维斯:我想因为我还在从事台球相关的教学工作和相关机构合作,我还在投身斯诺克这项运动,所以我还是会继续下去。这就意味着我会时常来到中国,不是作为运动员,而是“大使”,以及这项运动的历史的一部分。

  所以,我希望未来至少一年能来到中国一次。不管是参与教学工作,还是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这项运动,都是很好的,所以这肯定不是我最后一次来中国。

  史蒂夫·戴维斯:当我审视我自己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斯诺克这项运动其中一个时代的最佳运动员。当你回顾这项运动的发展时,从古到今,都会有一个运动员是他所处时代的最佳运动员。在我之前,是雷·里尔顿。在20世纪70年代他赢得了6次世锦赛冠军。80年代我赢了6次。亨德利在90年代7次登顶。然后是希金斯、奥沙利文。但对我来说,因为我是在电视转播兴起时统治着台坛,我的角色可能比较特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是那个他们长大成人之后能记起来的人。人们无从记得70年代的事情,但是有足够多的人记得住80年代,所以我很幸运能出现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出于同样的理由,有人说我是最佳运动员,我不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我出现在人们能记得我是最佳运动员的时间点,所以还是蛮不错的。(完)